法律與秩序及種族正義

Ethnic Media Services近日舉辦視頻座談會,討論社會的法治及探討激進極右團體對社會的影響。


前聯邦調查局探員Michael German指出,研究組織發現了數百名通過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性社交媒體活動參與明顯偏見的聯邦、州和地方執法官員,這些官員很少影響,聲稱他們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聯邦調查局認為這是一個重大問題,但在美國仍然沒有關於極右派暴力和白人至上的國家政策,。他說,人們對這個問題了解得很少,因為聯邦政府取消了此類工作的優先次序,而州和地方政府也不太可能承擔起這一責任。


Dorothy Johnson-Speight博士於2001年在停車糾紛中失去兒子後成立了Mothers In Charge,她說,目前分配給警務工作的部分資金可以用於精神衛生和行為健康服務。Johnson-Speight 博士談到了警察部門需要反映他們維持治安的社區的必要性, 你不能指望83%的白人了解少數民族社區的問題, 如果不了解,或者沒有真正參與到社區中,怎麼可能進行社區治安。她認為,由於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我們看到了全國及世界各地的人們反對警察的野蠻行徑,任何地方的不公正都會威脅到所有地方的正義。


矽谷De-Bug的聯合創始人及民權專家Raj Jayadev率先在刑事司法程序中採用了參與性辯護的概念,並舉例說明了加州聖荷西警察 Philip White在2015年因發布一系列種族歧視言論而被解僱卻又被復職。以及6月,一個由活躍和退休的聖荷西警察組成的私人Facebook群組的帖子被曝光,一篇煽動性的文章聲稱:“黑人的命真的沒有關係”。Jayadev在對Facebook群組事件發表評論時說,種族主義根植於具有殺傷力的機構中,剝奪自由。他認爲要消除這種危害,然後發明並創造空間,投資於其他可以解決危害根源的事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城市新闻网icitynews » 法律與秩序及種族正義

赞 (22)
分享到:更多 ()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