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城市新闻网 > 微信版 > 正文

这是资本主义,我们就应该把药卖到最贵

在那些敢于大声讲出“悄悄话”的人里,诺斯特姆制药公司(Nostrum Laboratories)的首席执行官尼马尔·穆里(Nirmal Mulye)大胆回应记者:“我认为当你能赚钱的时候,赚钱就是一种道德要求……要以最高的价格出售产品。”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穆里将呋喃妥因(nitrofurantoin,一种用于治疗尿道感染的药物)的价格从474.75美元提高至2,392美元。它于1953年上市,并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基本医疗系统”的基本药物。

马尔·穆里

马丁•史克雷利(Martin Shkreli)是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官,他曾在将艾滋病患者所需的一种非专利抗寄生虫药物的价格提高了5000%,因而成为该行业暴利的代言人。而穆里在采访中为他进行辩护,“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如果你不能赚钱,你就不能继续做生意。iPhone的价格上涨了,汽车的价格上涨了,旅馆的房间也很贵,我们必须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赚钱。”

穆里的言论遭到了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Scott Gottlieb)的谴责。戈特利布在推特上写道:“在道义上,没有必要对患者开高价,利用他们牟取暴利。”他们机构将“继续促进竞争,这样,投机者和那些不考虑公共卫生后果的人就不能利用那些需要药物的病人了。”

马丁•史克雷利

穆里业回击了FDA,称其“无能和腐败”。诺斯特姆制药公司是目前美国仅有的两家使用呋喃妥因液体配方的公司之一。

穆里说,他的公司提高价格,是为了应对另一家制药公司卡斯珀制药(Casper Pharma)的提价策略。据悉,卡斯珀制药最近将其同款产品价格上调至2800美元一瓶。

穆里说:“关键是,现在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加价。” 即使在诺斯特姆提价之后,它的产品仍然比卡斯珀的便宜:“无论加价力度多大,我们的药仍然是在‘省钱’。”

穆里说产品稀缺是诺斯特姆提高药物价格的关键因素。在FDA今年实施新规,收紧品牌和仿制药杂质标准后,该类药品供应有所减少。但据FDA的一个数据库显示,卡斯珀和诺斯特姆等九家公司都持有FDA的生产许可证。

然而,FDA却对穆里“物以稀为贵”的理由并不买账。局长戈特利布在推特上说,这种药物并没有出现在FDA的稀缺类药物名单上。“根据FDA的短缺数据库,”戈特利布写道,“这种药物的液体配方也并不短缺。”他认为诺斯特姆的标价“过高”并且“脱离市场原则”。

对于一位制药公司高管来说,穆里的言论可谓一语惊人。在天价药仍是政治辩论话题之际,这位高管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一直保持低调。一般来说,那些走上公共舞台的人通常会为了回应川普总统的呼吁而宣布降价——尽管这些降价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川普一直想将自己定位为高药价的反对者,但医疗专家表示,迄今为止,他的政策并没有效果。川普曾夸口说,他曾敦促辉瑞(Pfizer)和默克(Merck)等大型制药商停止最近的提价,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样的降价要么漏洞百出,要么只是暂时的。

穆里的言论似可能会加剧美国有关药品定价的争论,许多药物在美国的售价是其他国家的好几倍。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瓶比美国包装稍大的呋喃妥因,在英国可以以约582美元的价格购买到,不到该药在美国价格的四分之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城市新闻网 » 这是资本主义,我们就应该把药卖到最贵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 header_ads
  • header_ads
  • header_ads
  • header_ads

Send this to a friend